我的网站

全国免费热线: 400 3232 5678
导航菜单

行业信息

涨价潮再度考验酒业!28家纸厂最高涨70%,传3月5日还将生变!

2018年春节后,多家纸企龙头宣布提价,其中文化纸、包装纸均有较大幅度上涨。据不完全统计,春节至今已经有28家纸厂宣布涨价。其中,纸业龙头玖龙纸业在2月27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春节过后其全部及在国内的八大基地全都加价20%~70%,整个上半年会随着原料成本的变化来调整价格,原料市场还会加价。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似乎与酒业的复苏保持迷之同步,酒类包材等原材料价格开始逐步上涨。到2017年多家酒企就以原材料上涨为原因对部分产品价格进行提升。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2018年伊始,原材料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价格上涨。那么这一轮的价格上涨与上一轮有何不同?又将会对白酒企业和行业造成怎样的影响?值得业内关注。

 

多重因素导涨价潮再起,28家纸厂宣布提价

 

据不完全统计,从春节到现在,已经约28家纸企宣布上调价格。

 

2月27日,岳阳林纸销售公司连发三张涨价函,岳阳林纸股份、沅江纸业、永州湘江纸业三家企业从即日起所有产品全部提价,最高的纸种,涨价幅度达到800元/吨。

 

浆纸生产商亚太森博也宣布自3月1日起,全线品牌复印纸及代加工品牌上调200元/吨。

 

泉林纸业自3月1日起,所有品牌文化用纸,特种纸、食品包装纸上调200元/吨。

 

华劲集团自3月1日起,文化用纸上调200元/吨。

 

晨鸣纸业宣布,受原材料及环保成本上涨,从3月1日起,上调文化类用纸200元/吨。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晨鸣纸业在2月1日宣布上调文化类用纸200元/吨以来,时隔一个月再度上涨价格。

 

玖龙纸业在2月27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春节过后其全部及在国内的八大基地全都加价20%~70%。

 

……

 

针对这一现象,卓创资讯包装纸分析师国亚萍表示,春节至今,包装纸价格至今每吨平均大概涨了200元,对于一些议价能力比较强的大厂来讲,预计3月5日前后还会有一波上涨。此外,NOA-PRISM调查了全球趋势,并预测,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将实施纸价上调措施。

 

就此轮纸价上涨的原因,生意社纸业分析师赵雪在表示,一方面由于生产原料价格提升,另一方面正值开学季,文化用纸需求量比较大,成本上涨和需求旺盛两方面导致纸价上涨。

 

同时,据业内人士透露,近几年,国际木浆的供应集中度不断提高,国内的阔叶木浆主要来自巴西和印尼地区,由于木材的稀缺性不断加强,有限的原材料供给便进一步提升了企业的议价能力。

 

“低端”酒企再受重压,酒业格局或生变

 

面对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有酒业人士表示,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对于那些以中档酒和高端酒为主要产品的企业的影响很是轻微,主要影响的还是那些“低端”酒企。

 

上述人士表示:以低端酒为主要产品,并且管理能力有限,品牌力不强的企业,在环境好的时候能够跟风赚钱,但是一旦遇到波动调整最先倒下的就是它们。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原材料价格的数次上涨,对于全国的光瓶酒企业来说都是挑战。该人士表示:“就目前而言,光瓶酒的价格带正在逐步提升,但是其主流价格仍然在低价位,产品利润微薄,受原材料价格影响极大。次轮原材料价格的再度上涨,很有可能促使光瓶酒企业的升级,这应该也是危与机并存。”

 

对此,北京卓鹏战略机构创始人田卓鹏分析认为:就目前来看,高线光瓶时代已经来临。目前主流酒企的光瓶酒价格已经逐步提升至20元、30元、50元,更有突破数百元的,而未来高线光瓶酒的价格是没有上限的。就此次的原材料价格上涨来看,这只是助力高线光瓶时代带来的诱因之一,真正的主要原因还是消费升级、消费者年轻化和消费多样性。

 

同时,田卓鹏还表示:在此轮的原材料涨价潮当中,于酒厂而言,如何抓住消费升级和原材料涨价的契机,将一些低端产品的价格进行顺应趋势的调整是极其重要的,同时也是对酒企的重大考验。

 

“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对低端酒、光瓶酒直接带来成本上涨,并带来低端白酒运营渠道的间接成本上扬,而直接倒逼低端酒、光瓶酒的转型升级。”品牌专家徐广生分析表示:酒类包材的价格上涨会直接造成生产成本增加,如果企业品牌张力不够,企业力尚不足以支撑涨价,所导致的市场连锁效应也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

 

徐广生强调,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对全行业带来的是明显不同的冰火两重天,对一些中低端尚未形成品牌优势的酒类企业应该是雪上加霜,但是名优白酒在涨价潮中算作是受益者,对于高端酒类企业是锦上添花。“从产业发展层面来看,此举也会进一步驱动与加快全行业的转型升级。”

 

“老三样”不治本,新智慧方案亟待出炉

 

其实在去年,纸张、玻璃等关乎白酒产业的原材料就已经有了几轮上涨。针对去年的上涨,糖酒快讯也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在上次的原材上价格上涨当中,酒企为了应对成本压力,一般采用的方法有三种。

 

其一,就是价格转移法,将上涨的成本分摊到消费者身上,对产品进行适度的提价。其二就是自我消化法,努力通过企业自身的方式,通过“节流”的方法使得这部分上涨的成本能够在企业内部得到消化。第三种就是与原材料供应商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将原材料上涨幅度降到最低。

 

那么,在应对这一轮的原材料价格上涨,酒企是否能再次使用同样的方式呢?对此,有专业人士就指出,上面所说的三种方式在新一轮的涨价潮当中都已经不再适用了。针对第一种方法,“企业要控制好产品提价的幅度和频率,在去年很多酒企已经提价,并且在今年初也有大量酒企再度提价,如果时隔不久再次提价,可能就会引发市场的抵触情绪。”

 

而第二种方法,原材料涨价一次企业可以通过努力进行自我消化,但是两次三次怎么办?如果企业舍弃了应有的利益,这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至于第三种方法,“其实就和第二种是一样的,不过第二种是针对的酒企,而第三种是针对的上游原材料企业。原材料企业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牺牲自己的利益。”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原来治标不治本的处理方式已经显得捉襟见肘。在面对新一轮的原料上涨,这不仅仅考验的是一个企业的智慧,更是考验一个行业的智慧。

 

对此,徐广生分析到:根据近年来酒类行业品牌集中度不断强化,逐步形成中低端、高端与超高端三个序列,原材料波动对于相对高溢价的高端、超高端酒类企业无关大碍,但对于中低端尚未形成品牌综合竞争优势的地方性品牌却是影响甚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