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全国免费热线: 400 3232 5678
导航菜单

公司新闻

「人們笑嘻嘻地下注,看著他們養的動物自相殘殺」BBC帶你窺探歐洲「非法鬥狗」的黑暗地下世界

 

            BBC进行的一项调查,深入有组织斗狗的黑暗世界,发现这是一门从东欧到威尔斯广泛存在的交易。

两只狗面对面,准备,其中一只冲向另一只,下巴相撞,开战。地上已经溅上了血。较轻盈的那只占据了优势,将对手锁死在地上。被压制的黑狗已经失去了反击的能力,现在,它只是想活命。

最终,它试图走起来,但是脚下一软还是倒下来,一头撞在地上。战斗结束。第二天,它死了。

专家表示,从天性上来说,狗是不会这样做的。它们是经过训练的。那些人一脸笑嘻嘻地下注,看他们养的这些动物自相残杀。

这就是有组织斗狗的可怕世界。

这就是有组织斗狗的可怕世界。

2016年,英国慈善机构反残酷运动联盟(League Against Cruel Sports/LACS)向BBC独家提供了斗狗的信息。这一行业已经上升至跨国规模,一些前警官已经知道一些核心人物的身分。

“它还在大量出现,”反残酷运动联盟的调查负责人西姆斯(Martin Simms)说。去年一年,该组织运作的一条保密热线收到了超过100宗投诉,报告斗狗情况。

该慈善组织还掌握证据,显示有人对这些狗进行饲养、训练、买卖和赌博。这些狗在行内有一种叫法,称为“竞技狗(game dog)”。

LACS进行的调查代号为“血脉行动(Operation Bloodline)”,它得到了互联网的帮助。

用动物来对打是一种古老的娱乐方式,并且像多数的亚文化一样,现在都在网络上有了自己的位置。

狗的黑市擂台

对于所谓的“狗师(dog men,因为几乎全是男的)”,名声就像一种可以流通的货币。所以,现在某些狗和它们的培养人会在脸书(Facebook)专门的私密论坛上被讨论,相关的人还会在短讯息平台上互相交流。

有时候,他们使用一些一般读者可能看不懂的词汇。比如,一只赢过五场的狗可能会被称为“大冠军”(Grand Champion或Gr Ch),赢过三次的则会叫做“冠军”(Champion或Ch)。

而他们肯定不是在聊什么狗展。

前警方探员兰德尔(Mark Randell)现正在经营一家叫做“Hidden-In-Sight”的私人调查机构,专门针对野生动物犯罪的问题。他此前曾领导LACS的调查直至2017年。

“‘Ch’的说法在育犬协会圈子里也会用到,但语境不一样,”他说,“一只肌肉强壮、脸上带伤又被铁链拴着的大狗如果叫做‘冠军’,就肯定是斗狗的。”

兰德尔已经查出了大约780名与斗狗有关的英国人的身分。不过,LACS的调查人员都是在秘密地搜集证据。

将这些证据公开,就将暴露调查人员的身分。于是在2017年,BBC就对跨国斗狗状况开始了自己的调查,而我们找到了一个可靠的目标。

37岁的尼科洛夫(Ivaylo Nikolov)是一个聪明、友善、会说英语的保加利亚人,来自该国北部的多瑙河畔城市鲁塞。我们后来知道人们叫他“伊沃”,他与一家在全世界买卖和运输狗只的公司有关系。

而巴尔干半岛已经成为了欧洲斗狗业的中心。

伊沃喜欢在脸书上记录他的工作。反残酷运动联盟收集到的帖文显示,他曾带着狗游历过29个国家,其中包括英国。而在所有讯息、状态更新和签到帖当中,还有一些有趣的线索。

其中有一张照片显示,他所运输的动物并非只是家庭宠物那么简单。有一只狗撕开运输笼子上的铁栏,过程中受伤流血。另有一些时候,他偶尔会说漏嘴,吐出一些斗狗的专用术语。

当时我们发现,是时候查一查他。

我们找了一位义大利的动物权益调查人员西尔维娅(Sylvia,非真名),开始给伊沃发WhatsApp短讯息。她告诉他,她有在狩猎农庄的亲戚有兴趣买某一种特定的狗。

其中一个亲戚叫尼克(Nik),他的大胡子很抢眼,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尼克来自义大利北部的郊外,不会说英语。西尔维娅会用英语替他翻译。

西尔维娅和尼克都不是斗狗方面的专家,不过在幕后有一个有数十年调查斗狗经验的警员,在BBC的配合下指引他们使用相应的语言。

西尔维娅向伊沃发去了一张手写纸条,假装是由猎人写的一张清单,列出他们想要的狗(还在后面加了一张买食物的清单,令这看起来好像是她当时找不到足够的纸一样)。

当中列出的狗包括一些是用来打猎的,但还包括斗牛犬——这是斗狗的絶佳品种。

美国比特斗牛犬(The American Pitbull Terrier)几乎是唯一能够进行长时间打斗的狗种。在英国备受争议的《危险犬法案》(Dangerous Dogs Act)之下,这种狗是被禁养的。

伊沃上钩了。交易开始往下走。几个星期的讨论之后,用来打猎的那些狗已经被抛诸脑后。终于,伊沃向西尔维娅和尼克提供了一只“非常棒的狗”。

“可靠又能打,”他在一条讯息中写道。他还说,尼克“可以给它下重注”。

价格则是3000欧元(约2698英镑)加上各种成本。狗将会由伊沃的联系人供应,地点在摩尔多瓦的一个育犬协会,从保加利亚开一天车就到。

到此,我们已经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伊沃和他那些狗的讯息。这个跨国经营的推销员很有意显示他的信誉。

他通过WhatsApp讯息持续给西尔维娅和尼克更新斗狗行业的事情。他发送了一段比赛的影片——两只他在讯息中提到过的狗在东欧一个不公开的地点进行打斗。

西尔维娅收到了比赛报告。“一只赢了,用时1小时17分钟,”一条讯息这样写道。有时候,这各打斗可以持续两小时。“请将影片严格保密,”他补充说。

两星期后,他计划前往加勒比海,并准备在那里看七场斗狗。

不过,最后他发了一段斗狗影片,其中有一只他打算兜售的狗。那段影片令人不忍直视。

到最后,那些狗都一身血。监看比赛的人会有用来将狗分开的分隔棒,而拿棒子的手同样沾着血。

这场对打其实是所谓的试打——一种非正式的比赛,用来证明一只狗的战斗欲。

心,”他说。

他似乎是真心爱狗,但是也同样爱斗狗。至此,他已经相信,我们的调查人员和他有着共同的爱好。

他说:“当我遇到这么有需要的人时,总是非常高兴,我说的不是买卖、钱或者别的。我说的只是对这种游戏那种纯真的爱。”

不过,有一部分确实是为了钱。伊沃对他正在推销的这只狗很着迷,他想“在准备好比赛时”下注押它。

我们查不到的是他家的住址,以及与他有关的那些育犬协会的所在。他很谨慎,没有透露过这些核心的信息。

于是我们开始计划引诱他去一场聚会。他所说的一切,在保加利亚都是违法的。

与此同时,来自反残酷运动联盟的信息也将我们引向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斗狗业网络消息源。

当中包括一些专业网站,狗主在上面记录他们的狗的谱系,有时候还会记下狗的比赛成绩。

他们不会用自己的真实身分,而是用外号,或者躲藏在育犬会名下。

2014年,有人用“The Gameyard(游戏场)”的名字发布了一只名叫“冰男孩(Iceboy)”的斗牛犬的照片。

谁是“冰男孩”?更重要的是,“游戏场”是谁?

线索藏在照片后方的背景当中。我们从中认出了后方很远的山的形状,以及附近的建筑,就是威尔斯南部的梅瑟蒂德菲尔市(Merthyr Tydfil)。

事实上,要准确找到拍这张照片的确切地点也是有可能的——就在离斗狗师埃文斯(Kerry Evans)家步行距离的一块草地上。

埃文斯在2014年被控藏有或训练美国比特斗牛犬,但是当时并没有被送入狱。

斗狗在英国属违法,但是最高刑罚不过是监禁六个月,由治安法院而不是皇家法院判决。有倡议人士指,这一点必须要改变。

我们又决定仔细调查埃文斯——或者更多是查他的狗——于是我们就开始调查“冰男孩”的“血统”。

在斗狗当中,血统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在打斗中表现好的狗会有重大的价值。那些有韧劲的狗会被看作是有“战斗格”。那些退缩的就会被蔑视为野狗。

一只战斗格的狗会通过繁殖将它的能力传给后代,于是顶尖战斗狗的血统被认为是非常珍贵。有一些还会成为传奇。

其中有一只叫“Chinaman”的,就以身负重伤还会继续打而著称。它的血统和名声已经传承到全世界很多狗身上。

在谱系网页上,“冰男孩”的父亲在名单上被叫做“阿斯本(Aspen)”,一只由“托米狗会(Tomy Kennels)”培养的狗。

然后,托米狗又会是谁?

回到我们的保加利亚中介人尼科洛夫那里,他的Facebook主页上对自己的描述是“伊瓦伊洛.托米.弗莱曼.尼科洛夫(Ivaylo Tomy Flyman Nikolov)”。

托米狗会是和伊沃直接有关的。我们有证据显示,他向英国的埃文斯提供狗只,有可能是用来繁殖。

一条脸书帖子显示,他的其中一只狗,叫阿斯本,被列作“冠军”,在2016年被带到英国。它或者已经被用来繁殖一定数量的英国斗牛犬。

至此,我们的卧底调查员西尔维娅和尼克,已经取得很好的进展。

他们安排了与伊沃在布加勒斯特见面。届时伊沃会从保加利亚的家里出发跨过多瑙河,在前往摩尔多瓦的育犬协会途中。我们预订的战斗犬将会在那里交收。

BBC不打算将3000欧元放到一个斗狗贩子的口袋里,所以这次安排在一家汉堡餐厅的会面,要非常小心地处理。

在我们的隐藏镜头下,伊沃在交通繁忙时段的忙乱中到达了。在WhatsApp上达成协议的交易,最后细节要在面谈中敲定。

伊沃表示,他在摩尔多瓦的育犬者人脉令他总是能得到最好的狗。

“他会拿到最好的狗,然后他要么用它们来打比赛,要么打电话给我说‘这里是最好的两三只,如果你有好客户,我可以卖,别的免谈’。”

西尔维娅问,我们如何能够让狗通过海关检查——以斗狗为目的对狗进行运输是违法的。伊沃说,他在摩尔多瓦的联系人“其实是他那个区域的政府兽医”,能够签发“任何我们需要的文件”。

但是,他说:“你要是带着摩尔多瓦的文件,你要过的关卡太多,所以我做的是保加利亚的文件,还有验血报告和出口牌照等等。”

很多时候,狗的确切血统都会有意“蒙混”,令海关官员更难察觉它们是否违反《危险犬法案》之类的法律。

狗身上的微晶片也可以由任何人植入,只要有合适的工具。

在尼科洛夫离开餐厅之际,跟他摊牌时候到了。他看起来对于自己的曝光感到震惊,但是拒絶作任何评论。“我不认识你,我不想跟你说话,”他说。

在BBC的镜头追赶下,他试图离开。他径直走过他的停车位,可能是害怕车牌会被镜头拍到。事实上,我们早已经认住了车牌。在他此前发给卧底调查员的影片片段当中,车牌就短暂地出现过。

尼科洛夫拒絶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但是两天之后,对他的买卖至关重要的脸书帐号已经撤下了,他发送的那些YouTube链接也消失了。我们还试图继续联系他,但是他没有回应。

他们都是“爱”狗人士

在世界大多数已开发国家,斗狗都属违法。英国法律不仅禁止斗狗,还禁止拥有战斗犬,禁止训练狗打斗,禁止动物贸易,甚至禁止在没有正当理由之下拍摄斗狗。

英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的调查主管布彻尔(Mike Butcher)是全英唯一能够在法庭上就斗狗案件举证的专家证人。

他在与警方一同进行突袭行动时遇到的那些斗狗罪犯,令他深思。他说,他们都对狗有“一种深深着迷的爱”。

“我们曾经到过一些人家里,我们说要拿走你的钱、你的药物、你的枪。他们会说‘好的,但你不能拿我的狗’。我见过他们会和四五个警员打架,或者会痛哭。”

然而,有组织斗狗活动,都无可避免会造成动物的死亡或者重伤。裁判通常无力中止战斗,只有死亡或者狗主将自己的狗带走才会让残酷的打斗结束。

反残酷运动联盟认为,斗狗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合理的打击。该组织希望建立全国注册机制,收录所有被禁止养狗的狗主名单,并且对《危险犬法案》进行覆核,以及采取更严厉的惩罚。

该组织的研究所引发的担忧,不仅在于高端的有组织斗狗活动,还包括街头帮派如何使用狗只,比如用于做即兴对打或者用来保护自己等等。

斗狗也很可能牵涉进其他形式的严重罪行当中。另有证据显示,低级别的斗狗者都热衷于追捧强壮的狗,成为一种宗派情结。

这些狗或许不会参加比赛,但是会被训练得很有攻击性,给其他动物或者人类带来风险。在我们调查期间,我们得到了一些影片材料,显示狗会被踢或者抓着腮部拎到空中,以次来加强他们撕咬的力量。

有一段来自北爱尔兰一宗斗狗案件的影片显示,一群男子将树上一只猫摇下来,好让地上的狗将其撕咬成碎片。

该慈善组织的进一步调查,已经列出了更多可疑的嫌犯。结果,苏格兰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在邓弗里斯市突袭了一所房子,捕获了三只狗。

一宗涉嫌虐待动物的调查也就此展开。

至于伊沃,在我们对他表露身分之后,他的社交媒体资料已经从网上被撤下。而遗憾的是,他之前向我们兜售的那只狗,依然留在斗狗的地下世界。